ay_299

[润智] 小警察与小杀手的故事 6

话说本来这章是生贺来的,可惜那时太匆忙没赶上,现在都跨月了....ORZ

因为生贺,所以有肉(什么理论!)

生日什么的要被吃一吃是惯例啦XDD

嗯...所以....有肉...慎入...


 @大眼睛和圆面包 

主人,你看,我炖肉了,真的炖了T^T

虽然估计还没达标,不过人家尽力了TTT TTT

====================================

松本润醒来的时候大野智抱着他的手臂睡的很熟。

 

阳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里射进来,将那人露在床单外头的睫毛染成了金色。

 

或许是觉得难受,大野依着松本的手臂蹭着蹭着地整个人都窝进了被窝。咋了咋嘴又睡了过去。软软的头毛贴着松本的肩膀,有些刺有些痒,松本被搞的有些不安定,扭了扭身体想换个姿势,那人就又哼哼叽叽地贴了上来。松本便又躺回了原来的姿势,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不敢再动。

 

大野智的呼吸绵长潮湿,贴着手臂的胸膛微微起伏,松本润可以想像在被窝里头的他,微嘟着嘴,猫着背,随着呼吸的节奏轻贴着他的脚趾有一下没一下地搔着他的脚背。

 

如果每天都这样该有多好。

 

这样想着,便立刻被击沉。自己明明就是个有着超大起床气的DO S,什么时候变成了大清早就感慨来感慨去的大叔了呢。

 

被这样的自己搞的有些气闷。松本润闭了闭眼,叹了口气,扭着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然后在闹铃响之前将它按掉。一点一点地抽出被搂着的手臂,轻手轻脚的翻身下床,随意地套上被丢在椅子上的T,拨了拨头毛出了房间。

 

昨天晚上,大野智闭着眼睛明明一副随时都会睡过去的样子,却依旧软趴趴地巴着他不肯放手。“润~我们去北海道好不好?”“润~还是去夏威夷吧~”“润~我们买个超大的船,天天在海上漂啊漂的你说好不好~”松本润无奈地抚着他的背,轻轻地好,然后在大野智含含糊糊地说着,“润~明天早上想吃意大利面”的时候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那人的眼角。

 

 

 

做完了意面,整理完了厨房,松本润换上了衬衣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准备叫大野起床。

 

房间里,大野智正坐在床上睡眼星松地揉着眼睛。被子滑落在小腹处,露出带着点点红印的上半身和混圆挺翘的半个屁股。

 

松本润皱着眉捞起边上的外套过去给人罩上,顺便又将被子盖得更严实一点。虽然一大早的看见这么活色生香的场景是不错啦,不过早晨的温度偏低,就那么坐着着凉了可不好。

 

揉了揉大野的头毛,那人便顺势倒在了他的身上。像只猫似地蹭啊蹭地撒娇。“起来了啦”松本润抓着扔在一边的T恤想给他套上,然后被抓住了衣摆,接着是领口,无奈地弯腰,大野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嘟着嘴凑过来。松本笑着推开他的脸,“没刷牙!”

 

“哼!!”大野反而变本加厉地圈着他的脖子爬上来咬他的下巴。

 

“SATOSHI!”松本润抓着他的手想将人从自己身上拉开,然后在那人张嘴含住他喉节的瞬间软了腿,轻哼一起便被大野抓住了先机。搂着他脖子的手稍一用力,松本便跟着大野一起倒上了床。还来不及反应,大野一个翻身按着他的肩膀坐在了他的身上。

 

松本润喘息未定地瘫在床上,打理好的头毛又变得乱蓬蓬的,整理好衬衣被拉出了裤腰,掀起一角露出了底下结实的腹肌。

 

大野智光脱脱地坐在松本身上,手指头戳着对方露出的一小截皮肤,歪着脑袋笑的得意洋洋。

 

“SATOSHI,起来。”松本润抓着他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

 

“不要~”

 

“SATOSHI,我要去上班了。”松本扶着大野的腰,尝试着起身,然后又被按下,“要迟到了啦。”

 

“不要!”坐在他身上的人,嘟着嘴撇着脑袋,明明是个快奔30代的大叔,这时候却幼稚的像个小孩。按住大野智拉扒他裤子的手,还想努力翻身坐起,然后那个人便依着坐在他腿间的姿势坏笑着使劲扭了扭腰。松本润闷哼一声软倒进床铺里。坏心眼的家伙嘿嘿笑着将他按着他的手抚上自己已经半勃的性器,一边蹭着他一边粘乎乎地喊着“润酱~~”。

 

松本润喘着气闭上眼,心里头的抵抗在大野智凑上来一边咬他的耳朵一边含糊地调笑“润,硬了哟~”的时候崩塌。握着那人性器的手使劲一捏,大野卒不及防地“啊”一声,抖着身体将脑袋抵在了他的肩头低声呻吟。松本原本扶着他腰的手滑到尾椎,在那里轻轻地划着圈,然后在大野受不住扭动地时候猛然将两根手指戳进他身后早已开合的小穴。

 

“啊~”大野抵着脑袋搂上松本的脖子,松本也不管他,前一晚就肆虐过的地方柔软湿滑,松本的手指刮着肠道直击深处最敏感的那点,大野智“嗯!”地一声弓着背想起来,却被环住了肩膀。松本润咬着那人泛红的耳垂,手指抵着那敏感的一点揉捻玩弄。对方叫着他的名字软软地求饶,他却想着就这样!就要这样,让你这坏家伙受到惩罚!环着对方肩膀的手将人死死压制在自己怀里,大野只得弓着背趴在那里颤抖着身体。脑袋深埋在松本的肩头,“润~~啊~~~不,嗯~~~”嗯嗯啊啊地呻吟不止,脚趾头舒服地蜷起来,不知是口水还是眼泪打湿了松本的肩头。

 

搂住松本的手突然收紧,大野的呻吟变的急促,松本知道他快到了使劲戳了下便撤出了手指。

 

“嗯~~”最后关头失去了刺激,大野难受地扭着腰从松本肩头探起脑袋。咬红了的嘴唇,泛着浓重湿气的眼睛,委屈又不满的样子看着松本。

 

松本拨了拨那人汗湿的头毛,亲亲他被咬肿了的嘴唇,“想要?”语气气定神闲,挠了挠大野突出的尾椎,在那人瞬间软了回去咬上他肩头的时候发出坏笑。

 

大野智被气地重重地哼了声,扑上来咬对方坏笑的嘴唇。舌头放肆地伸进对方嘴里,卷着对方的吸吮,发出啧啧地水声。松本润也不管他,任由大野啃咬着他,粗鲁地拉拔下他的裤子,抓着他早已硬挺地性器,扭着屁股一点一点地放进自己的身体。松本润扶着他的腰重重一挺,两人同时发出满足地叹息。

 

趴在自己怀里的人,身体里火热又柔软,松本挺着腰缓慢进出,那人便会依着他的动作发出细碎地呻吟。松本不紧不慢地动作终于让大野忍受不住,凑上去咬着松本的耳朵求饶着说,“快一点,润,快一点啊~~”然后便被扭过了脑袋咬住了嘴唇,松本搂着他的背依着相贴地姿势坐起身,性器进入地更深,大野的尖叫都被封印进亲吻的嘴唇里。

 

松本拥着对方就着结合的姿势移动到床沿,让大野的腿环住自己便开始顶弄,动作越来越快,因为体位的关系每次都进入的很深。大野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颠簸,搂着对方脖子的手快要脱力,只能仰着头咬着嘴唇露出苦闷又愉悦的表情,带着哭腔叫着松本的名字。“润~嗯~~润~~”

 

松本掐着他的腰几个狠狠的挺进,大野发出高亢地呻吟,身体绷紧绞紧了后穴,喷出的液体沾湿了两人的小腹。松本因为突然的收紧闷哼,大野仰着脖子的样子色气又妖媚,受不住地咬上去,快要爆发的性器失速地律动,破开紧窄的肠道,在大野推着他的手臂哭叫着不要的时候,在从末到达的深处喷出滚烫地体液。

 

怀里的身体像被烫伤那样往后仰着弯曲到极致,有泪水滑过眼角,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似乎连呼吸都已停止。身体紧绷了几秒,然后卒然瘫软不再动担。

 

搂紧怀里的身体度过令人目眩的高潮,慢慢平息下来的松本才松开怀抱查看瘫在自己怀里的大野。紧咬着被吻肿的嘴唇,闭着眼睛,睫毛上挂着将滴未滴的泪珠,松本安抚着想要退出来,只是轻轻一动大野便委进他怀里,拉着他的手求着他别动。委屈又可怜的样子。松本有些心疼,想埋怨说你看吧,都是你诱惑我的。结果还是叹了口气,将人轻轻地放在床上,安抚地吻着他的发心慢慢退出。大野断断续续地哭音戳着他难受,过度高潮的身体在他怀里一抽一抽地颤抖。松本润吻着他的肩头,抚着他的背安抚怀里紧绷的身体。在大野缓和一些的时候连人加床单的抱进了浴室。

 

“润。”

 

“嗯。”

 

“陪我。”

 

“。。。。好。”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午后,大野智侧着身体睡在身边,眼睛还是有些红。松本润凑过去吻了吻,然后轻手轻脚地下床去找不知道被丢到哪里的手机。

 

手机上有好多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樱井翔打来的。松本润想着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再拨过去,樱井翔已经又打了进来。松本润吓了一跳,接起来,还没开口对面的樱井已经咆哮出声,“松本润!!怎么不接电话!!你去哪里了!!!”

 

“。。。。怎么了?”松本将电话拿的远一点,樱井的声音吵的他头疼。

 

“你。。。!!你现在立刻赶到XX大厦来!!立刻!!!!”

 

樱井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松本不由地紧张起来。“出什么事了?”

 

“放出去很久的线人来消息了,‘田口’今天会在那里有行动。”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