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_299

[润智]小警察与小杀手的故事 4

4


松本润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

 

客厅里亮着昏黄的灯,桌上摆了大野特意留给他的菜。松本润脱了外套在沙发上摊了会儿,便起身开了卧室的门。

 

小夜灯开着,隐约能看见床上那个人。背对着他蜷成一团躺在双人床的最里边,连脑袋都躲进了被窝里,只露出了毛绒绒的头毛。

 

双人床上留出来的若大空间让松本润突然就觉得心疼。刚认识大野的时候,那人一直都是睡不安稳的。最常看见的样子便是合衣别枪地躺在沙发上,只要稍有动静便会惊醒,翻身拔枪的样子看不出半点睡意。后来自己硬逼着他换上舒适的衣服,硬拖着他上床,那人才慢慢的习惯在自己身边安睡。虽然睡的时间还是不长,不过起码像个正常的人了。

 

松本润有冲动想过去将人搂进怀里,揉揉他的头毛,想办法让他睡的舒服点。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大野本就浅眠,好不容易睡着了再闹醒了就更不好了。

 

轻轻地合上门,去浴室淋了个澡洗去半身疲惫,松本润擦着湿漉漉的头毛拎了打啤酒坐在了露台的躺椅上。

 

明明累的要命,却没有一点睡意。

 

这次的案子实在有些棘手。一开始是普通民众在上班途中发现了被随意丢弃在小巷子里,断手断脚还被破了肚的两具尸体。警方介入之后觉得行凶的手段残忍,应该是一起个别的寻仇案件。直到通过两个被害者手臂上被刮花了的纹身确定了他们的背景之后,才真正的被定性为是一起社团动用私刑的案件。

 

案件移交过来的时候樱井被叫进了上司的办公室好长时间。出来之后便召回了所有休假的人员。

 

不管是寻仇还是私刑,不管是个别事件还是社团的内部肃清。光天化日之下那么明目张胆的暴行,一经报道马上人心慌慌。上头指示要用最短的时间抓出凶手,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他们真正掌握的线索还是仅仅只有那些拼凑出来的纹身。

 

松本润透过露台的落地玻璃看着外头黑漆漆的树林和远处的点点灯光,眼神有些发直。这里是他最喜欢的地方,至身在树林中仿佛被自然环绕,没有人打扰,隐蔽又安全。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的体力有些透支,脑子里都是那些纷繁杂乱的线索,甚至闭上眼眼前就能浮现出那些残缺的照片。过往的案件充斥着他的脑子,却找不到半点与这次的事件有任何联系的线索。松本润知道自己急需一个地方放松紧绷的神经,这里便是最好的。

 

寂静和黑暗让松本渐渐放松。直到睡意来袭他才慢慢从躺椅上起来,看了眼地上东歪西倒的啤酒瓶,纠结了下,洁癖患者松本润先生还是老实地将瓶子一个个捡起来拎在手里。

 

转身便被客厅里的大野智吓了好大一跳。

 

“SATOSHI?”松本润开了露台的门,将手中的啤酒瓶随意地堆在茶几上。客厅里的大野智穿着短袖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枕头,看着他的眼睛映着灯光,像是阳光下风中的波浪,摇曳地发光。

 

像是没有听到松本的声音,大野就只是这么愣愣地盯着他,明明面无表情却让松本看的心慌。

 

“SATOSHI”连人带枕的搂进怀里,大野智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客厅,冰凉的身体让松本用上劲地搓着他的手臂,“什么时候醒的?”

 

大野并不答话,扔掉手里的抱枕蹭着蹭着将脸窝在松本的肩窝里就不愿再动担。松本对于这样的大野有些无措,撒娇的,发脾气的,别扭的,任性的,怎么样的大野都好。像现在这样混身透着浓重的不安,脆弱的像是小动物的大野却让松本有些无能为力。他只能安抚地揉着大野的头毛,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询问,“SATOSHI,怎么了?睡不着吗?怎么不叫我呢?”

 

“这次的案子很麻烦吗?”大野埋在松本肩窝的声音又软又闷,不过总算是开口讲话了,这让松本吐了口气。

 

“是啊,翔君都快被上司骂死了。”

 

“润很辛苦?”

 

“还好啦。只是能查的线索都查了,都是开了头就断了。”松本想或许大野的不安是因为自己最近的不着家,这人看着独立实则是个尤其害怕寂寞的家伙。随即便又搂得更紧了些。不过说起案子便不由自主地又开始烦燥起来,樱井有跟他说过关于案件这种事最好不要跟大野提起。不管是因为大野的身份,还是松本警察的职责,不说对大家都有好处。不过在松本润看来,如果要选择跟谁倾述的话,大野永远是当仁不让的那一个。

 

松本润一边玩着大野的手指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了很久,大野始终将头埋在他的肩窝一声不吭。松本润讲累了便停下来,大野轻浅的呼吸喷在他的颈间,温热又安怡。松本润对于对着这个人便能完全放下的自己觉得有些好笑,起身想将人抱回屋里,大野却拉住了他的衣袖。

 

“是田口。”大野的声音依旧湿软,声音轻的松本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是田口。”

 

“你是说案子?”

 

“嗯。”

 

“那个田口?”关于‘田口’,他们不是没有怀疑过。不过‘田口’之前下手都是干净利落的,不会像现在这样,所以便被他们排除了嫌疑,“为什么是田口?田口以前做的不是这样的。有什么证据吗?SATOSHI,你是怎么知道的?”

 

提到案子松本润便会异常地兴奋,连珠炮似地发问,大野却不愿再为此多说一句,晃了晃脑袋将自己埋的更深一些,“润,我困了。”他这样说。

 

 

 

松本润将人抱上床,大野翻个身将他的手环上自己的腰,拱着拱着让自己的背贴上了对方的胸膛。松本润亲了亲他的耳朵,将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虽然他不曾问过大野的过去,也不在乎,不过大野说的话还是让他有些难以入睡。‘田口’吗?为什么是‘田口’呢?

 

“润。”

 

“嗯?”在松本以为对方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大野却开口了。

 

“润。”

 

“怎么了?”

 

长久的沉默,大野将手指交叉握进松本的手里,像是下了决定,“润,这个案子结束之后我们离开这里吧。”

 

“啊?”

 

“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带上NINO和雅纪,只有我们四个人。”

 

“为什么?”

 

“润如果想翔君了,我们可以回来看他。”

 

“SATOSHI!”

 

“润也可以去问问翔君,如果翔君也愿意一起走的话那就最好了。”

 

。。。。。。。

 

“润,你说好不好?”

 

“这里的都不要了?”

 

“嗯。”

 

“连这个房子也不要了?”

 

。。。。。。。“嗯。”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