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_299

[润智]小警察与小杀手的故事 3

3

 

樱井翔给组员放了假,自己还是一头扎进了那些纷繁杂乱,毫无头绪的线索里。

 

电话关了声音,来电震动的嗡嗡声让樱井心烦,看也没看便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二宫特有的尖细嗓音,“翔桑~~”故意拉长的尾音,亲腻的像是天天见面的亲友。

 

樱井不由自主地揉了揉额头,想着这世上还有比眼前的案子更让人烦心的人和事----松本润家的宝贝,和他的宝贝的宝贝们。“二宫桑,真是难得。”用上了敬语,拉出了距离。

 

“哪里,哪里,翔君干嘛那么见外嘛~”二宫像是完全没听出来那样,用词反倒越加亲密。樱井能想像到电话那头的二宫,一定是喝着松本倒的酒,吃着相叶送过去的汉堡肉,顺便还枕着大野智的腿,躺在松本新买的那张沙发上笑咪咪地跟自己讲电话。像是要映证他的想像那样,电话那头传来相叶的公鸭嗓背景音,“NINO,快,快点啦,油要滴下来了,松润又要骂我了啦!”

 

“拿个盘子接住啊,相叶雅纪!不要滴在我的地毯上!!”

 

“NINO,别转,别转,疼~”

 

“松润,握手卷再来一个呗~”

 

电话那头的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闹腾的没完,电话这头的樱井只能捂着脑袋有气无力地招唤,“二宫桑。。。。。”

 

“啊啊,真是抱歉,把翔桑忘记了呢~”二宫的话说的恭敬,语气里却没半点不好意思。“O酱今天钓了鱼,松润说有的多让我来问问翔桑过不过来一起。”

 

“我………”

 

“雅纪还买了松阪牛肉,做的汉堡肉可好吃了。”

 

“可…………”

 

“翔桑不是个吃货嘛,一定会喜欢的。”

 

“还是…………”

 

“就这么说定了啊。翔桑要快点来哦,不然都要被笨蛋吃完了。”樱井很想说我这里还忙着呢,那就不过来了,你们就自己吃着吧,不用等我了啊,二宫已经挂上了电话,临了还愉快地加了句,“等你哦~~~”

 

你倒是让我把话说完啊!!!!!

 

樱井突然就觉得人生黑暗到了看不见手指头的地步。为什么自己腰酸背痛黑着眼圈地窝在办公室里头痛,那些人却还能吵吵闹闹的那么欢腾。为什么明明自己是个警察,还是个人人称羡,传说中史上最有前途,晋升最快,被人称为警界明日之星的警察。却要在这里被那个明明一肚子坏水,奸的像只狐狸,却长了一副无辜少年脸的前混混调戏!

 

还有没有天理啊!!!!

 

樱井翔这样想着,默默地将摊着的文件合上,拿起外套,顺手抄起文件走出办公室。

 

如果不去,指不定那只狐狸还会怎么戏弄他。

 

电话那头烤肉的滋滋声听起来很美味。红酒入杯的声音听起来很诱人。相叶低声问着‘翔桑来不来’的声音很温柔。松润说着‘不要再戏弄他了,让他快点过来的’声音依旧霸道。

 

跨上车时樱井想,自己的肚子真的饿了,忙了那么多天真的需要休息了。可能换个环境跟松润讨论一下可以找到新的突破口也说不定。

 

跟那四个人比起来,办公室实在太过冰冷的这种事,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松本润和大野智的家是在郊区的一个山中别墅。

 

两层楼小洋房,带着超大的院子。整个社区只有八幢房子,独门独居,隐藏在密密层层的树荫中,辟出了完美的隐私空间。

 

当初松本润带樱井翔过来参观新居的时候,樱井翔酸溜溜地吐槽说,“松润你住这里,一定会被请去喝咖啡的。”

 

“我们住这里只有翔君知道,润被请去喝咖啡的话,就一定是翔君告的密了。”谁知道松本润还没接话,边上的大野智已经替他出了头。樱井翔被大野智刷过来的眼刀噎的说不出话,然后便看见松本润冲自己眨眼,一副‘你看我现在有靠山了’的得瑟表情。

 

房子是大野智找的。其实以前的松本润住的也不差。喜欢宽敞住处的他拿出一半收入来交房租,两室一厅就算两个人住也绰绰有余。樱井翔有问过为什么一定要搬来这里,大野智一边靠着松本润啃苹果,一边说,“今后我吃的用的都要靠润了,如果连房子也要润来出,那不就要变成小白脸了。”

 

大野智说的煞有其事,边上的松本润笑咪咪地拉过他的手替他擦掉手里的苹果汁。樱井翔突然就觉得吐槽无力,腻歪成这样的两人真的一点都不懂他一颗寂寞的少男心!

 

 

 

樱井翔将车在院子里停好,抓着外套按下了密码。门缝里流泄出欢声笑语和阵阵食物的香味,令他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相叶是第一个发现他的人,怪叫着“翔桑来了~”从地上蹦起来,挥着抓着炸鸡的油腻腻的手就向他冲了过来。然后半路被松润一把拉住扯了回去,委屈地晃着手里的炸鸡跟樱井打招呼。

 

挂着粉红围裙的松本润接过樱井的外套,对于他这样的装束樱井觉得不管看几次都不会习惯。

 

沙发上的二宫按他想像的那样躺在大野智腿上打游戏,看见樱井来了只是向他招了招手。泛着红的脸颊外加茶几上空了的几个红酒瓶,看来是喝的不少。

 

被靠着的大野正在擦他的微型手枪。看见樱井手里的文件夹轻轻地哼了声,顺带附送了一记眼刀。

 

樱井被冷的抖了抖,松本拍拍他的肩“休假把我叫回去,气还没消呢。”樱井想说这样的话我还是先走了吧,背后就听见大野智冷嗖嗖地说,“翔君既然来了就快吃饭吧,润可是特意给你做了菜的。”

 

樱井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留地在门口转圈圈,突然像想到什么一样抓过松本手里的外套从兜里掏出个盒子,哈着腰给大野智送过去。“润君跟我说过智君超想要这个的,这不之前路过就给买了。”

 

大野智原本是不想接的。好好的假期就是被眼前的人毁掉的!抵不过樱井翔背后的松本润挤眉弄眼的样子,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接过了盒子。一打开眼睛就亮了。限量版的鱼饵!

 

“还喜欢吗,智君?”虽然是问句,不过看大野智的样子便知道肯定是顶喜欢的。

 

“喜欢,这个是我都想买好久了!”大野智将擦了一半的枪丢开,抓着鱼饵冲樱井甜甜地笑,“翔君这几天也辛苦了,今天的生鱼片可新鲜了,你要多吃点哦~”

 

 

 

酒足饭饱之后,樱井拖着松本润去露台讨论案情。二宫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NDS转手去了大野智手里。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相叶雅纪轻轻哼着不知名的歌收拾一屋的狼籍。

 

大野智知道松本润做起事来就是个会废寝忘食的拼命三郎。先后将相叶跟二宫目送回房,抬头看了闹钟好多遍之后,终于忍不住丢了NDS起身拉开了露台的门。

 

“润!”

 

埋头在文件里的两人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松本润看着黑了脸的大野首先反应过来。“SATOSHI,等我一下,很快就过去。”

 

大野智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快点啦。”然后视线扫过松本手中的照片时变了脸色。速度很快,快到樱井跟松本都没有发现大野智已经恢复了一脸催促的样子。

 

松本润手中的文件夹里是这次案子的档案。照片里是被断了手脚开膛破肚的两个人和血迹弥漫的小巷。大野智一边说着“我等你”一边关上了露台的门。相片里的人死状凄惨,大野智却觉得无比熟悉。

 

回到房间,关上门,坐在床沿边。从腰间抽出不离身的枪,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放了进去。大野智愣愣地看着被关上的抽屉好久,然后将枪取出放进了枕头下面。

 

恐惧和不安弥漫全身。或许只是巧合,或许只是普通的帮派间的争斗,或许根本不是来找他们的。大野智不停地安慰自己,却止不住的全身颤抖。

 

他知道这样的生活不会太久,却没想到那么快就要迎来结束。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