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_299

小警察与小杀手的故事

一时脑洞

万分OOC+好恶俗的名字......

===============================

找到大野智的时候,那人正躺在草地上睡的正香。

 

侧着身体,蜷成小小的一团,长长了的流海盖下来露出圆鼓鼓的脸颊。

 

可爱的要命。

 

松本润轻手轻脚的走近,抱着膝盖蹲在大野身边,这样想。

 

不远处的河边架着孤零零的鱼杆,透过钓桶似乎能看见里面已经被放进了两尾鱼。

 

松本润撇了撇嘴,有些想把人叫醒。自己为了案子快72小时没合眼了,就是担心这人是不是能睡的好才翘了班跑过来,没想到这人不仅过的悠闲自在还睡的那么没有防备。

 

怎么可以在没有自己的时候睡的那么熟呢!明明就是没有自己就睡不安稳的人啊!

 

越是这么想,就越觉得不甘心。

 

手指头伸出去捏了捏那人肉乎乎的巴掌,大野智皱了皱眉头拨开了他的手。

 

"干嘛!"声音虽然带着将醒未醒的沙哑,不过口气却是毫不含糊的。

 

原来没睡着。松本润这样想着就觉得莫名的开心。"看你睡着了没嘛。"摸摸被自己捏红了的脸,在看见大野眼底泛着的淡淡黑青时又觉得心疼。"睡不着?"

 

"睡着了"大野慢吞吞地坐起,猫着腰盘着腿搓眼睛"但是被你吵醒了"。

 

拉下大野搓眼睛的手,替他整理乱翘的头毛,松本润因为大野语气里带着的浓浓埋怨觉得好笑。伸手去拉,却被噘着嘴的人甩开了。

 

"你不是还有案子嘛。"

 

"是啊,追了三天还没结果呢。翔君快要被上头骂死了。"

 

"那你还来干嘛,这时候不是更应该呆在那里。"大野智哼了声想站起却被拉住,想甩开却被捏的更紧。抿起嘴生气地瞪过去,别以为你长得好看笑咪咪地看着就我没事,我在生气!!

 

 

松本润是搜查四课的组员,负责有组织犯罪的案件。本来工作就忙,好不容易得到个假期大野智早就想好了计划。先轻轻松松地过两天腻歪的生活,做做饭斗斗嘴滚滚床单。等身体休息好了,再去做做户外活动。比如钓鱼。

 

关于海钓是大野心心念念的事情。好不容易磨到了松本润点头跟他一块出行,一早便预订了船,鱼杆鱼桶鱼网鱼饵,只要是需要用到的都买了新的,而且双份!

 

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腻歪的生活之后,大野智已经躺在松本怀里半梦半醒地想着在船上捧着钓上来的超大金枪鱼的时候,樱井翔来了电话,说有了大案子放假的组员必须全部回去待命。

 

然后,松本便在大野阴郁的背影中匆匆离家回了警局。留下了大野一个人恼怒地在家里扎被贴上了樱井翔名牌的小人。

 

"来看你啊,不是答应要陪你钓鱼的嘛。"松本润手上一用劲,大野智便被拉进他怀里,挣了两下没挣脱索性拉着松本的手狠狠咬了一口。对方只是吸了口气然后就将他搂的更紧。看着松本手背上的红红牙印,到底是狠不了心的,大野在牙印上拧了下便乖乖地靠在了对方怀里。

 

"说好的是海钓,现在就只能在这里!"摸了摸松本润搂着自己的手,大野哼了一声在松本身上扭来扭去找舒服的位置,"说好是休假的,都准备好了的!"

 

"对不起。"松本润摸上大野的后腰,那里别着把微型手枪。拿出来放进大野的兜里。那人便轻轻地叹了口气,一头扎进自己怀里不愿再动担。

 

大野智自从跟松本润在一起之后,便不再过问道上的事了。不过长久积累起来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是万万改变不了的。

 

道上的人都知道大野最擅长的是用匕首。快速近身一刀毙命。甚至抽出那插进目标身体的匕首时都不会溅出任何血迹。心狠手辣,冷血无情,这是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大野智身上除了匕首之外,还藏了把不离身的微型手枪,连睡觉的时候都不会拿下来。

 

什么时候都不会是安全的,什么人都是不可以全然信任的。

 

大野智跟他这样说的时候,面无表情,松本润却因为那人眼底深处的浓浓寂寞觉得心疼。

 

揉了揉对方的柔软头毛,在大野因为困顿勉力撑着而颤动的睫毛上吻了吻,抱着他站起身。大野环上他的脖子,将脸埋进松本的肩窝,声音软的像是撒娇,“还要回去?”

 

“不回去了。”松本润在脑子里想了下樱井翔收到消息之后的脸,“来的时候给翔君发了消息。”

 

“翔君放你回来了?”

 

“发完了我就关机了。”

 

FUFU。大野智闭着眼睛抬起脑袋在松本的脖子上亲了口,然后心满意足地又窝了回去。“翔君的脸肯定气的又要鼓起来了。”

 

“本来就鼓,看不出来的啦。”

 

没有回答,在松本润以为大野智已经睡着的时候,“润~”

 

“嗯?”

 

“困了。”

 

“好,回去陪你一起。”

 

 

 

搜查四课的办公室

 

樱井翔在门口打了好几个喷嚏,捂着鼻子在心里咒骂有异。。。。嗯,同性没人性的松本润几个轮回。然后挺了挺腰走进了办公室。

 

拍了拍手让埋头苦干的组员们注意。近三天没有合眼,每个人脸上都写着疲惫,以为又有了什么情况都严肃地看着他。

 

“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今天晚上都回去吧。好好睡一觉,明天准时上班。”樱井翔这样说,那些人才露出轻松的表情。有人给家里打了电话,有人说晚上去放松下,喧闹过后,依旧埋进了那些堆的跟山一样的文件里。

 

樱井翔看着,有些辛酸,然后想起了自己桌上的那些还没处理的文件,便没了时间去理会这突出其来的伤感和无奈。


评论

热度(31)